扶老二安装

牢房里。

郑副官为尉迟寒搬来一张椅子,尉迟寒落座,把玩着一个打火机。

“你叫什么?”

小李连忙回答,“没有大名,祖家姓李,都叫我小李。”

尉迟寒似笑非笑,“小李,既然你如此会扮演何军长这个角色,想过当真正的何军长吗?”

小李闻言,双目大惊,眼底划过一道精光,“大督军不是开玩笑吧?”

尉迟寒斜睨过小李,“知道何长白的心上人是谁吗?”

小李点了点头,“知道,是明家大小姐明月儿。”

尉迟寒继续把玩着掌心中的打火机,“那你也应该知道明月儿嫁给谁了?”

“知道,她现在是您的夫人,这些我都清楚。”小李如实回答。

尉迟寒幽幽地开口,“若是你有法子用何长白这个身份,让我的夫人对何长白死心,今后你就是名正言顺的何军长!”

小李听了,脑子快速地转动,很快明白了过来,“大督军,要让您的夫人死心,真的何军长是做不到的,这世上只有小李可以办到!”

小店里的清纯可爱少女

“呵呵呵~~”尉迟寒沉沉发笑,起身,伸手在小李肩头上拍了拍,“你果然是聪明人,识时务!”

“多谢大督军夸奖,小李今后定当效劳大督军!”小李连忙拱手作揖。

尉迟寒递了个眼神给郑副官,郑副官明白地朝着尉迟寒点头。

片刻之后,尉迟寒离开了地牢。

。。。。。。。。。

督军府,一弯新月高悬于空中。

尉迟寒回到督军府之时,府里都已经寂静一片,除了守门的士兵。

尉迟寒穿过一条条长廊,直抵主厢房。

男人的手掌轻轻地推开了厢房的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片漆黑,明月儿已经上榻休息。

尉迟寒脚下的军靴放轻了,靠近了床旁。

男人站在床旁,看着床榻上熟睡的女人,那一张恬静的容颜,嘴角微微上扬。

尉迟寒坐了下来,覆着薄茧的手掌抚摸上女人的脸蛋,轻柔地抚摸。

明月儿睡梦中感觉到脸上的骚动,微微睁开了眼缝。

一道黑影映入了眼帘。

“啊~!”明月儿吓了一跳,惊叫出声。

“别怕!月儿,是我。”尉迟寒低沉的声音。

明月儿松了一口气,很快又拉紧了心弦,眼睛徒然睁大了,声音带着睡腔,“嗯。。你怎么进来了?”

“你门没关,我就进来了,给我留门吗?”

明月儿脑袋一片浆糊,想了想,“我可能忘了栓上门把。扶老二安装”

尉迟寒听了,轻柔笑了,“月儿,你有时候还真的挺迷糊的。”

男人手掌摸着女人的脸蛋,眼底是宠溺的光芒。

明月儿防备地看着深更半夜来到自己房间的男人,“大帅,你不去休息吗?”

尉迟寒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女人的眼睛,“月儿,你说我放了何长白可好?”

明月儿听了,震惊了,很快反应过来,“你说真的?真的放了他?”

“嗯。”尉迟寒轻应一声,目光森幽,“我放了他,你会感动吗?”

“我。。。我。。”明月儿脑袋有点混乱了,“放了他,他还是滨州的军长吗?”

“嗯。”尉迟寒又是轻应了一声,“放了他,一切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