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葛格破解版视频

  小葛格破解版视频 丁丁“呵”了一声:“倾城姐,要学会转变观念,你是霍太太,以后出门,就算不坐私人飞机,也得是头等舱,对了,霍太太要助理吗,干脆我直接当你助理得了。”

   顾倾城嗔了丁丁一眼:“你闹够了没有啊?”

   丁丁大笑,这时又往驾驶舱那边看。

   顾倾城也顺着丁丁的目光望了过去,霍长卿瞧着心情不错,靠在驾驶舱门口,正和里面的人有说有笑,似乎霍琰已经爬到驾驶舱座位上,头上居然还戴着飞行员的宽檐帽。

   “倾城姐,刚才威廉王子的一位侍从官给卓林打了电话。”

   丁丁房间压低了声音。

   顾倾城愣了一下:“有什么事吗?”

   “人家自然是问,秦瑟小姐到巴黎的时间,”

   丁丁说到这里,呵呵笑开了:“我觉得吧,巴黎那边有好戏看,威廉这是明摆着亲自到那边见你。”

   顾倾城多少有些惊讶,威廉的行程,一向是提前定好的,轻易不会改变,她还准备到了巴黎给威廉打电话,如果他届时不在挪威,顾倾城还准备确定地点,专程去看望威廉。

   可听丁丁的意思,威廉十有八九要去巴黎,这等于打乱了他的行程,多少让顾倾城有些不安。

   “倾城姐,威廉对你,恐怕还是念念不忘。”

   艳丽无比辣妹帽美动人

   丁丁笑着问道。

   顾倾城摇了摇头,威廉向来颇有绅士风度,更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而且他又一向挺能体谅人,所以顾倾城相信,如果威廉真的特意赶到巴黎,也不过出于友情,来跟她见一面,并没有别的想法。

   “行啊,我正好也想见见他。”

   顾倾城这时笑了起来,倒是并不纠结,威廉一直是她最好的朋友甚至亲人,关于这一点,无论顾倾城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都不会改变。

   “想要见谁?”

   霍长卿已经走了回来,像是听到了顾倾城的话,随口问了句。

   丁丁立刻朝顾倾城挤了挤眼睛,赶紧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顾倾城看向霍长卿,坦白地道:“可能威廉也会去巴黎,我希望到时候能见见他,,正好让他认识一下琰琰。”

   霍长卿倒一点也不觉得吃惊,坐到顾倾城旁边:“威廉的确说过,明天会赶到巴黎,我好像跟你提过,这次的医生是威廉帮我们联系的,到时候见到他,我正好当面表达一下谢意,可以的话,还准备请他和我们全家共进晚餐。”

   丁丁在旁边瞧霍长卿好半天。

   霍琰大概也玩够了,打着哈欠走回来,趴到了顾倾城的身上。

   顾倾城摸了摸儿子的脸,干脆将儿子抱起,像哄小宝宝一样,横抱着他,轻轻地哄着。

   霍长卿不由笑道:“话说,这孩子已经快七岁,咱们也不该老抱着她,现在想想,也怪自己,有时候硬不下心肠丢开手,看来以后得改掉咱们的习惯,要不这儿子永远养不大。”

   霍琰居然没睡着,转头看向霍长卿,抗议道:“爸爸,妈妈说了,我永远是她心里的小宝宝。”

   霍长卿好笑地摇摇头,干脆伸手把霍琰抱了过去:“瞧你这分量,死沉的,还真当自己是小宝贝,别把你妈给压坏了,就到我怀里面睡。”

   霍琰撒娇地“嗯”了一声,结果被霍长卿一瞪眼,便立刻不说话了。

   霍长卿就这么抱着儿子,有一下没一下拍着,眼睛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顾倾城。

   顾倾城开始还朝着他笑笑,到最后,终于被那两道深情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干脆将脸扭到了舷窗外。

   没一会,霍长卿悄悄地对顾倾城道:“睡着了。”

   顾倾城抬起身看了看,不由笑了起来,果然,霍琰躺在霍长卿怀里,闭上眼睡了。

   霍长卿站起身,将儿子抱进飞机后面的一间小睡房。

   顾倾城正想跟着过去,却被霍长卿回头拦住。

   索性顾倾城又坐回到沙发上,瞧着霍长卿一路抱着儿子往里走。

   瞧着霍长卿离开了,丁丁又挨了过来,在顾倾城耳边道:“我说,遇上这么完美的老公是什么感觉啊,我越来越觉得,霍长卿一点毛病都没有。”

   顾倾城直接白了丁丁一眼:“谁说他完美啊。”

   丁丁立刻笑了起来:“哇,人家表现得都这么好了,你还不满意,倾城姐,你的要求实在太高了,难怪威廉,求了那么多次婚都没成功。”

   顾倾城立刻伸手捂住了丁丁的嘴:“好了,你说够没有?”

   被捂住嘴的丁丁忙一个劲地点头,却明显笑得乐不可支。

   梁卓林抬过头,一直往这边瞧着,表情明显忍着笑。

   顾倾城瞪了丁丁一眼,有些悻悻地放开了她。

   丁丁还在那儿笑得停不下来,到最后,还是梁卓林把她拉回去。

   霍长卿没一会便走了回来,朝着顾倾城笑道:“霍琰那小子真是让人羡慕,一点心思都没有,到哪里都睡得着,刚才被放到床上,叫了一声‘妈妈’,打了个滚,又睡着了。”

   说着,霍长卿拉着顾倾城,坐到一个并排的座位上,就算是坐下,霍长卿还是习惯性地握着顾倾城的手。

   “如果觉得在这边不舒服,到后面和琰琰一块睡一会。”

   霍长卿轻声地道。

   顾倾城摇了摇头:“不用了,这里挺好。”

   霍长卿道:“这两天可能要辛苦一下,下飞机,我们就直接去见医生,然后,陪孩子在巴黎逛一逛,明天再去你那个卑尔根,我其实很想去看看,这些年你生活的状态。”

   顾倾城感叹一句:“长卿,现在想想,其实这些年最辛苦的是你,受了那么多煎熬,还要照顾一家老小。”

   “这是表扬我吗?”

   霍长卿笑着问了一句。

   顾倾城看向了霍长卿:“我何德何能,遇到你这么完美的男人。”

   隔着过道,明明已经戴上眼罩睡着的丁丁,似乎扑哧笑了出来。

   顾倾城扭头,朝丁丁那边看了一眼。

   霍长卿笑着摸了摸顾倾城的脸:“霍太太用‘完美’来形容我,让我压力太大,明显是在督促我,以后只能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