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

   金莲花就是一个特别强势的女人。

   罗开算是领教过的。

   金家豪有这么一个姐姐,也是够委屈的,金家豪总是在罗开面前抱怨金莲花是怎么怎么欺负他的。

   不过有一点是好的,金家豪从上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也是没有人敢欺负他的。

   金莲花在学校可能大姐大。

   当然了,她也不是那种成天和男同学一起疯,一起嗨,喝酒抽烟的小混混。

   在学校又是女神又是霸王。

   罗开和金莲花的相识,有点矛盾。

   尤其是上次喝酒,金莲花这位女汉子,被罗开喝趴了,出了大丑。

   至今耿耿于怀。

   罗开知道她一直在寻找机会报仇呢!所以离她远点比较好,她是金家豪的姐姐,罗开又不能把她怎么着了。

   就算她做出过分的事情,隔着金家豪这层关系,罗开也不能说什么啊!

   在泛黄银杏树林里拍写真写真

   罗开一口拒绝了金家豪,他知道金莲花已经回国了,她在微博上已经发回家的照片了。

   罗开的小狼账号是有金莲花的微博好友,两人有那么一点小小冲突,但绝对不是仇敌的。

   从片场回来,罗开和他的干哥哥朱宾约好见面。

   算起来两人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

   南城一霸的朱宾,现在手下有不少的生意,算是洗白了,但是威严依在,旗下还有很多兄弟跟着他混的。

   不过,这已经不是打打杀杀的年代了,这年头有钱才是爷。

   朱宾人脉很广,黑白两道认识很多的人。

   现在除了经营酒吧KTV之外,开始进军房地产了,还搞了几个大矿。

   在经营这一块,罗开曾给过朱宾不少的意见,那些经营方式大都是从地球系统学来的,朱宾听了罗开的意见之后,就觉得可行。

   他人粗心不粗的,他的成功也绝对不是偶然的。

   他重义气,义薄云天这点是被无数人肯定过的,不然手下也不可能有一群兄弟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他命不好,从小父母双亡,留下他照顾弟弟朱小远,和弟弟相依为命。

   当时的他只有十几岁,没有被命运击垮倔强的向前走,尽管伤痕累累,他坚持了下来。

   就因为那份不服输的精神,他混出了个人样。

   弟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他们流淌的是一样的血液。

   有一次打架受伤,差点丧命,朱小远输自己的血给朱宾,由于抽出的血过多,导致朱小远大病了一场。

   他们的兄弟之情自然是不用说的。

   罗开救了朱小远的命,就等于是救了他的命。

   对罗开也如亲兄弟一般看待。

   到了朱宾得家,客厅内有几个青年在玩扑克,热闹的很。

   罗开认识他们打过招呼后,就去书房找朱宾了。

   朱宾对罗开也没那么多客套,既然罗开喊他一声哥,那就是一家人了,罗开也不拘束,朱宾也不虚情。

   若是客客套套让来让去就显得就疏远了。

   朱宾正在研究房地产开发这块,看到罗开进来就招呼罗开坐他身边,指着电脑上的方案发表自己的见解。

   罗开本不懂这些,不过最近在地球中国系统上倒是看到了不少关于房地产的信息,一个地球一个天球人民,很难都想到一块去,所以地球系统的套路在天球很多都是可行的。

   罗开顺口就说了几句,朱宾就感觉眼前一亮,醍醐灌顶一般,“小伙子,你对这行业吃的挺透啊!照你这么一说,那可变动性就大了。”

   两人聊了一会,朱宾看了下时间,“走吧!小远快下机了。”

   朱小远趁着元旦放假回国看看。

   在机场见到了帅气的朱小远,时尚的发型,穿着一款黑色的风衣带着墨镜看起来很帅气。

   也没别人,就他们兄弟三个去了一间酒店,为朱小远接风。

   “哥,角色还给我留着没啊?”

   罗开现在拍的这部戏,给了朱小远一个特别重要的角色,前段时间朱小远忙于学业实在回不来。

   罗开也很为难,那个角色确实挺适合朱小远的,他也知道朱小远有拍电影的梦想。

   结果他回不来,弄的罗开有些为难了。

   但有难处也得自己解决,这个角色还是得给朱小远留着,大不了等他回来在拍他的戏份。

   主角之一的朱小远不回来,这部戏拍摄难度加大不少啊!很多场景的戏都有朱小远存在的。

   魏征只能只能挑着拍了,也是够他头疼的了。

   “当然留着。”罗开保证道。

   “剧本我都看了好几遍了,太喜欢你制定的这个角色了,我一定会演好的,我在国外自己演了好几次了,特别是那忧郁的眼神,你看我的像不像。”

   说完,朱小远侧过头去,等再次转过身来脸上多了几分忧郁。

   接着朱小远又说:“哥,你看过剧本没有,我小哥真是太有才华了,这部戏我感觉要火的样子。”

   “剧本,我就不看了,我要看的是你们拍出来的电视剧,放心到时候保证一集不落的看完,我兄弟写的剧本,还有我兄弟担任主角的一部戏,肯定会推荐给我认识的所有人。”朱宾在两人面前没有一点架子。

   三兄弟边喝边聊,九点多钟散席。

   罗开陪着两人少喝了些酒,脑袋有些晕沉沉的。

   与两人分开后,罗开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方小雨那里。

   方小雨知道今晚罗开要来,早早的就在家等着了。

   开门后,方小雨甜甜一笑,“老大,来啦!”

   脸上带着几分俏皮。

   罗开在她的尖鼻上刮了一下,“叫老公。”

   “倒是很少看见你喝醉啊!”方小雨说道:“这一点比总是喝的烂醉如泥的男人强多了,你知道女人为什么都不愿意让男人多喝酒吗?不管是男女醉酒后都跟变了人似的,很可怕——”

   方小雨陪着罗开坐在书房,在他耳边轻声地说道,像是一个特别乖巧知书达理的小媳妇。

   和方小雨的这段感情来的确实很突然,当这个女人走进罗开的生活之中,给过罗开很多次的感动,罗开再也不舍得伤害她。

   罗开打开方小雨的电脑,在双丫转悠了一会。

   喝了酒的他头脑有些发胀,很难受的样子。

   方小雨就让他去洗洗,然后两人搂抱着双双上床睡觉。

   晨阳射进来,早醒的方小雨看了看时间很不忍心的喊醒了昨晚操累过度依旧熟睡的罗开。

   已经早上七点多了,罗开该起床了。

   狼族和放肆公会的大战八点钟开始,这个时间点罗开不能迟到。

   定是要与狼族的兄弟共进退的。樱桃视